。。。。。。万俟凇妍

话不多说,看我顶置。
大本命国家,二本命郭靖,三本命叶问。
雷区自己看顶置。
头像来自@浮°,是我的陆霆崽崽啊。
写车,会及时补链,车速很慢而且很含蓄,要看看不看滚,我看上去很好说话吗?
除非你是我亲友,否则双向拉黑都给我爬。

上一页 下一页
金说他谁都不帮(九) 去凹凸大赛的途中一切顺利。 真的,一切顺利。 ……好吧,处了金迷路了之外。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金没有离开过登格鲁星,而秋画的地图给他的感觉更像是——自己的姐姐随便找了张纸然后乱呼啦两下。 好吧,他承认这么损自己的姐姐好像有点儿缺德,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对姐姐给的地图有很强烈的怀疑,怀疑姐姐画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除去自己迷路之外还遇到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两个逃离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以及遇到了大赛的裁判长丹尼尔。 躲在代行神旨构成的防护罩里,一边无视掉小机器人吱哇乱叫,一边调换着姿势以让自己保持着一个舒服的侧躺的姿势——可惜在颠簸之下他的想法就显得那么荒唐。小机器人随着颠簸一头撞向了金的... 18 305
LOFTER,我不介意举家搬走,真的,我不介意。 能写东西的地方多了去了我不差你这一个LOFTER。 好吧,有人跟我说你要整改,你跟我解释一下完全没有肉只是视频链接为什么给我屏蔽? 肉屏蔽我能理解,毕竟你也要活着,清水你为什么要屏蔽? 行,我等着,三个月之后我截屏的时候要是给我永久屏蔽你等着。 10 16
我带着连接的你全都给我屏蔽了。 好,你牛逼。 亏我当初为了你发声,你下架了我还特别着急。 好,你行! 9 5
你看到了审神者对你的好感度(三十五) 长谷部觉得除了初期的时候审神者的好感度比较难刷之外,后期的好感度简直好刷到爆棚。 这是真的,毕竟你没有见过随便送点儿什么就能升一级好感的操作——至少之前没有过,虽然送错了还会回扣好感,但是比起以前一扣就是几十几十那样的,现在的只扣个位数简直不要太友好。 “长谷部殿,你简直功不可没啊!”烛台切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为了刷好感不惜牺牲自己,这种精神我们会永远牢记!” 虽然被你夸奖我很开心,但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宣誓既视感是怎么回事?长谷部面无表情:“烛台切殿下,请你不要乱说,我最近精神不好完全是因为审神者总是能把我从床上挤下去而已。” “都睡到一张床上了啊,感情真好。”笑面青江感叹。此话一出,... 7 28
我愿意为你去喜欢我原本不喜欢甚至无感的人物 爱你所爱,恨你所恨 2
凹凸世界阅读体:神说要有光(六十二) “哼,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雷狮倒是与安迷修的看法持相反观点,“如果那小鬼真的只关心自己的朋友的话,那么在迷宫星他只让自己的朋友们通过就可以了,没必要让我们也一并通关。” “……没错,当时的时间只剩下三分钟左右,想要尽快获得足够的分数牌就只能在在场的人中获得,而在场的人中也都是排名前十的强者,互相争夺的话就算是能获得足够的分数,但是对本人造成的伤害也绝对不可小视,”安迷修闭上眼睛,他也有点儿想不明白这一点,“况且这里可是凹凸大赛,救下我们无异于自动给自己添堵,金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一点。” 金,他还真是藏了不少秘密啊…… 【随着一声嘹亮的鹰啼,一只就像是乱麻缠成的鸟飞向一个背着剑的参赛者,它... 16 388
金说他谁都不帮(八) 虽然金一直坚信着秋一定会回来,但是时间一晃三年,却没有任何消息。 他每天夜晚仰望星空,总是想着会不会有流星划过,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许愿让姐姐回来? 但是每一次抬头他只能看到灰蒙蒙的、被矿尘笼罩的天空。 灰蓝色的、没有光亮的天空,他只能眯起眼睛发现几点朦朦胧胧的星光。 他坚信着姐姐一定会回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三年一转就过,他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姐姐现状的消息。 难道姐姐真的……死了?当这个理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的时候他努力地摇了摇头想把这个消息甩出去,但这个想法却慢慢地抓住了生长的土壤开始生根发芽。这个想法的种子落地生根,它的根茎牢牢地抓住生存的土地——那是金猜想自己的姐姐再也不会回... 14 361
你看到了审神者对你的好感度(三十四) 一翻文档,我才发现,我还有篇元旦的贺文没写完。 是的,元旦贺文。我写车的速度兼职比蜗牛爬的还慢,现在写了六千多字开车连三千字都不到(所以我到底在干嘛)。 长谷部,男,不知道多少岁但至少几百起步,现在正在面对一个霸占了自己的床、但是却找不出任何睡姿上的问题的审神者。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一脚把我从床上踹下来而且睡姿还这么安稳的?长谷部表示很迷惑。 但是他也没办法。 他再牛,也不可能跟审神者正面刚,虽然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屋子。 嗯,忍一步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长谷部委委屈屈.jpg。 但是自己干不过他,这就更气了。长谷部这么想。 第二天一早,陆霆醒来,起身就看到... 4 34
金说他谁都不帮(七) 登格鲁星的人们也的确对金很好,无论是因为金的姐姐去了凹凸大赛改变整个星球的命运,还是因为金尚且年幼。人们对幼崽总是有着莫名的亲近感,虽然这只幼崽已经长好了满口的利牙,趾爪也已经无比锋利。 但金他终究只是个幼崽。 诚然,金秋姐弟的怪力一直让他们无比忌惮,那是他们任何人都没有的力量,那可以被说成是神明的馈赠,也可以被说成是怪物的力量——但是他们不会这么说的——至少在明面上不会这么说。 人们对强大的力量保持着恐惧的态度,但是恐惧归恐惧,你无法堵住他们在私底下讨论的那张嘴。 但他们评论金和秋的时候总是带上一种莫名的自豪。 看,金和秋的力气那么大,他们真的很强,他们是我们登格鲁星的人,秋那么强... 10 405
你看到了审神者对你的好感度(三十三) 睡觉的时候身边有个人,身后有人在看着他的感觉终于消失了。陆霆呼了口气,神经放松了不少。 这总比一个人晚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来得强,更别提在上网查询了之后他现在都感觉背后发凉。 “长谷部,”他有点儿小心翼翼地问,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小心翼翼,也许是待在别人的地盘?“我晚上睡相不好,也许会吵到你。” 他挪了挪身子,尽量让自己不占位置,沉沉睡去。 但是长谷部就没这么轻松了。 废话,审神者在你身边睡着,你也睡不着啊。 长谷部并没有想到审神者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什么准备都没做好,以至于现在身体僵硬得像块木头,手都不知道放哪里。 直到只能听到陆霆的呼吸声,长谷部才松... 7 32
©万俟凇妍 | Powered by LOFTER